西安桑拿:好将斯 意告先生

2019年07月18日 17:08

“浓阴夹道沉沉绿,修竹乔松集大成。天下为公今实现,好将斯 意告先生。”这是我于省人代第一次会议开幕随同全体代表上中山陵 园去献花致敬时所作的一首小诗。陵园一带的一片好风光,至今还是 梦寐系之的。十九日是星期日,照例休息一天,我本想一清早就往陵 园去,探望探望我那经过台风打击的“两位老友”,不知修竹无恙否, 乔松也无恙否,至于中山先生呢,他正安然长眠于陵寝之中,那是断 断不会受惊的。我心中虽已订下了这个计划,不料接到通知,上午八 时,要举行一个苏州专区的代表团会议,中山陵园之行,只得作罢; 遥向修竹、乔松两老友,致深切的慰问。
午后天气阴沉,出游颇有戒心;而民主同盟南京支部恰又预约我 们文教界工作者,于三时半参加他们的小型联欢茶会。从安乐酒店招 待所出发的,。连我一共八人,就像八仙过海似的到了上乘庵会所。民 盟南京负责人之一、文教界老前辈高一涵代表,热情地招待我们。他 老人家说:“这一次上海的人民代表大会开得特別好,我们江苏省不能 示弱,也要把这次大会开好……”这时大雨如注,下个不休,我们一 边谈天,一边听雨,一边吃着鲜果和糖果,其乐陶陶;直到六时,才 尽欢而散。高老客气地说:“今天本该休息,却请你们到这里来聊天, 抱歉得很!”我即忙回说:“今天要感谢民盟的一番盛意,不但让我们 谈天说地,畅叙一番;并且在这下雨天及时地把我们安顿在这里,使 雨师也奈何我们不得,不然,我此刻一定在玄武公园里,早就变做一
头落汤鸡了。”说得大家都笑了起来。
苏州市的十八个代表中,有一位老寿星,就是七十四岁的汤国梨 代表。她是余杭章太炎大师的夫人,做得一手好诗,填得一手好词; 最近还做了九佳韵的七言律诗九首,中如“涯”、“铰”、“谐”、“埋” 几个韵,都是不容易讨好的;而汤代表却信手拈来,做得首首都好, 韵是九佳,恰恰是“九”首“佳”什。苏州一般老诗人读了,都击 节叹赏,甘拜下风。虽说她是七十四岁了,而一副牙齿,还是大有可 为,吃硬饭,嚼甘蔗,嗑瓜子,毫无难色,真是得天独厚。这几天她 老人家正在赶写一篇发言稿,我是“近水楼台先得月”,得以先睹为 快。她于文章里一再提起“外子章太炎先生”;我想:现在新社会里 不论男男女女,总是称配偶为爱人的。汤代表是妇女界的模范人物, 也该身体力行,带头提倡,大书特书地来个、“我的爱人章太炎先生”; 料想章先生在天之灵,也会作会心的微笑,乐于接受的。